【聯合報╱記者李青霖/新竹市報導】

置身攝氏零下五十度「大冰庫」是什麼滋味?完成北極圈極地長征的台北體育學院學生陳彥博說:「像無數的大針,無時無刻刺著全身,痛到大腦無法思考,唯有意志力克服一切。」

陳彥博與極限運動好手林義傑、遊戲橘子創辦人劉柏園,四月七日到五月八日,參加「二○○八北極大挑戰」,廿一天走完六百公里雪原抵目的地,是與賽九國中第三名,也是走完全程的「唯三」隊伍。

隨行的紀錄片導演楊力州,行前找攝影師每個都推辭,只好一人扛五部攝影機,完成「征服北極」紀錄影片,十二日上映;他說,幾百個理由勸自己不要同行,但出發前一周,他寫好遺囑交給弟弟,要他必要時拆封,「如今看來,慶幸當時沒後悔。」

陳彥博與楊力州昨天下午二時在清華大學,與新竹區大專院校學生分享極地長征經歷,有淚有笑。陳彥博說,兩位同行前輩負責行程策畫、GPS定位及行程,林義傑最有經驗,每天檢查三人的尿液,是否有失溫或脫水,「我最幼齒,負責拉最重的行李。」

他說,攝氏零下十度時,全身會發抖,零下廿度時,全身像小針刺一般,「零下卅度吐氣會結冰,手指麻痺,瞇眼睛會痛」,到了零下五十度,一吐氣,蒸氣沾到雪鏡上馬上結冰,全身像有大針不斷戳刺,痛到大腦無法思考;這時大腦會告訴你不要走,但三個人約好,輪流製造笑點,撇開負面情緒。

吃更麻煩,煮太空包或泡麵須鏟乾淨雪水,兩千五百西西的雪煮沸需三小時,「吃一碗泡麵花五小時」,陳彥博說,每天只能睡兩到三小時,其他時間都在備餐。

楊力州說,這趟極地行,讓他體認不管環境如何惡劣,「保持一顆樂觀的心最重要。」

2008/12/01 聯合報】@ http://udn.com/


arctic12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