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妤

楊力州的作品總是給我溫暖細膩的感覺,看完之後彷彿有小太陽照耀著。

歷經鬧得滿城風雨的「水蜜桃阿嬤」事件後,楊導演沉默了。這是他電影生涯中的打擊,也是人生中的大摔跤。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這一次以紀錄片「征服北極」再次出發,正好符合片中所說的:在世界的盡頭結束,然後開始。

隨著「征服北極」播放的「活著」,經由導演的口白娓娓道出沉潛一年多以來的心路歷程,藝術工作者捲入複雜的利益糾紛中,讓人無奈又疼惜;但是這位溫暖煦人的導演,卻從世界極寒地區選擇重新出發,不難看出他對人生力求突破以及改變的心態。

與其說「征服北極」是電影的突破;不如說是對於身體以及人生的征服。比起以往導演的作品,少了他擅長的人物心理刻畫與衝突,卻多了趣味和輕鬆;在零下四十度的低溫,所有的奮鬥都只是為了活著,心理的掙扎早就被低溫以及危機四伏的環境冷凍。征服北極從字面上輕描淡寫,置身其中才發現面對大自然時人類的渺小,所謂的「征服」其實是一種謙卑、反省,克服的是自己的恐懼,而不是妄想與大自然抗衡的雄心壯志。

5年級劉柏園的穩重、6年級林義傑的堅韌、7年級陳彥博的活力,三個人形成巧妙的天平,缺一不可;加上手持攝影機的導演,構成這趟奇妙的極凍之旅。鏡頭中的三個人令人欽佩;手持攝影機的導演更讓人佩服,在紀錄三人的活動之餘,還留下珍貴的北極美景,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他所開創的不是新一代的影像美學,而是艱苦環境下的攝影技巧。

雖然少了導演以往的人物刻劃,卻不減細膩的觀察:對於北極熊的生態問題、愛斯基摩人的生活皆有著墨,儘管有人評論片中充斥過多的搞笑,顯得沒有內容;但是在走過漫長的人生之後,對於困境我們有時只能以一笑置之或一股傻氣去堅持、完成,並非不重視或看作兒戲,而是對於人生的一種理解和釋然。

簡單的故事、簡單的人,形成不簡單的紀錄片。完成北極之旅的四個人,跨過人生的北極之後,稍做休息,又要準備往下一處冒險;人生的路上其實挫折不斷,猶如北極凶險的環境,當我們跨越、克服,其實是戰勝自己的恐懼和猶豫。不管路途多麼艱辛,也要微笑唱著「媽媽請你也保重」,keep going!

arctic12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