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30km走了12個小時,如果我在台灣用跑的話大約1小時49分就可以完成了…...因為在北極,一切都變得困難。


2008 April 16
Walk to Start Line Day1  
一大早出發就是暴風雪,能見度50m,第一天就是一個震撼,拖著重達40kg的行李,我們行進著,從陸地到了海面,地表隆起一大冰塊,我們從旁經過,前五天我們都還可以說說笑笑,到後面連講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而防風罩裡面有很多笑話,我們吃了「火星人的肉乾」,還喝了「沙沙啞耶奶」,及看到「比基尼女郎」,這是我們的經典笑話,沿路上還有看到一些廢棄的空屋,今天行進16km,三人最後抵達,狀況良好,進入狀況中,在帳棚內我們繼續討論路線。

2008 April 17
Walk to Start Line Day 2
第二天行進,我們加快了速度,到後段的路雪深達膝蓋,穿Ski不穩容易跌倒,所以我們決定用鞋子行進,雖然費力,但是速度快很多,一片無盡的白雪,彷彿沒有盡頭,18km,適應良好,公里數每天增加,第四天,就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2008 April 18
Walk to Start Line Day 3
第三天移動到起跑點,今天路段有刮起微風,所以溫度又降下來,開始感受到身體溫度些許流失,路段接連著連續起伏的小冰棚,很耗費體力,身體會被Paul往後拉,所以要全身用力往前帶,難免有時會拉到肩膀,明天30km,挑戰開始。

2008 April 19
Walk to Start Line Day 4   Long day
「嘩嘩嘩!!!」一大早我們就被強大的風拍打著帳篷的聲音給吵醒,今天是一個硬仗,如果撐不過,就會被退出比賽,一出發,我馬上感覺情況不對,因為我一直覺得好冷、很冷,雪鏡一直起霧,衣服慢慢開始結冰,我覺得情況不太妙,因為風是吹北風,我們正逆風而行,擋都擋不了,赤裸裸的接受大自然的歷練與考驗。

溫度很低加上風寒效應,今天溫度差不多在-40~-50度,出發不到10分鐘,在我們前方的隊伍有一個女生突然整個人跪了下來,他自己要站起來時又跌一次,他的隊友急忙大喊前方的隊友掉頭,這畫面在我眼前發生,而我也被這畫面震撼到,我開始猶豫…我開始緊張…我開始不安…因為不知道下一個會不會是我,我們也不能停下來幫他,因為我們只要一停下來超過30秒,體內熱量馬上就流失掉,體溫開始降低,發冷,我們也無法幫忙。我好矛盾,接著教官馬上上前察看,叫她做緩慢的呼吸,並送回到休息點,聽楊導演說是馬上靜脈注射,其實就當我經過那女生旁邊時,這畫面衝擊到了我,我無法選擇,我只能繼續往前進,我在雪鏡裡留了眼淚,因為我無法去幫忙,我為了要活下來所以我必須繼續前進,這,是人類的生存本能吧…...我只能默默祈禱,希望她沒有事情,也祈禱著,所有選手都平安。

 彥博日記0418及19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已經三個多小時了,即使我們一直在行走,我體內溫度竟然還是沒有提高,手指的痛,那種冰凍的痛,就是像幾百支針在扎你手指一樣,很冰、很凍、很痛!!!感覺神經傳遞感覺都變很慢,手指不聽使喚,沒有知覺,真的沒有知覺,我們走三小時後在防風罩裡休息1~2分鐘,令我們驚訝的事情來了,那時我要喝熱巧克力,我很不穩地拿著杯子,Albert大哥幫我倒,正當我要拿回來時我手沒有知覺,沒有辦法用力抓住,杯子打翻了,我嚇到趕緊和Albert大哥說抱歉,Albert大哥說沒關係,正當我要趕快擦拭時,我們三人都親眼目睹到,熱巧克力已經結冰了,速度相當快,連水變成冰的過程都可以看清楚,不到5秒,確實不到5秒,我們才知道,氣溫極低,而且低得嚇人,不是我們人類該居住、該來的地方。

我們三人知道不可以停下來,不然馬上會失溫,六小時過去,還沒到,我的身體開始漸漸發冷,衣服脖子的地方因為吐氣的關係都結冰了,我無法專心,些許無力感,我感覺血糖也降低了,所以我趕緊馬上吃巧克力來幫助提高血糖,但也只有一點點作用,因為在台灣平均一天是消耗3000多卡,在北極,是會消耗10000~15000大卡,所以根本來不及補充,在臺灣3天的做工等於北極的一天,可見消耗量有多大。早上八點出發到現在已經下午四點了,八小時過去,我還是好冷,真的好冷。在休息時我們都會彼此問對方手還有知覺嗎?因為大家的感受都一樣,這比賽,再有體力都沒有用,這是一種存活的意志,活下來!!!我是這樣告訴自己。

九小時過去,快要到了,我們速度漸漸加快,突然間,我發現最糟的狀況來了,因為我拖的東西最重,相對的產生熱能會比較多,但是如果過度產生熱能,就會流汗,一流汗衣服就會結冰而降低你的體溫,到最後會失溫而昏迷死亡,讓我想到上課時Hanna講的,「You sweat,you die」,我明顯感覺到我背後和大腿有些許的流汗,我馬上把速度放到最慢,但是似乎是來不及了,全身都密閉著,在裡面形成暖空氣,開始慢慢在流汗,但如果我把拉鍊拉開散熱,會馬上結冰然後失溫,我停下了腳步,原地站著,希望可以因為降低體溫而不會流汗,但似乎不管用,我馬上感到寒冷,而且全身開始有冰冷的感覺,我馬上開始繼續行走,我不敢停下腳步,沒有人可以幫你,我知道如果我再停下來一次,我一定會面臨失溫的生命危險,而且一定更糟。

好渴,好想喝水,血糖低,好想吃東西,這種生物本能已經開始在提醒我,身體不斷和我抗議,跟我提出警訊,我好想家,這是到北極第一次有這種念頭,家人,爸爸、媽媽、哥哥們及皮皮,家的動力,促使我繼續走下去,好寂寞,這是一種孤獨感,一個獨角戲,必須調整心態,自己去克服,十小時過去了,我們快到了,但是還是看不到休息站,我頭開始暈眩,手指漸漸沒有知覺,一直各訴自己,「再撐一下,再撐一下…」。

到了,我抬頭看,終於,我看見休息站小小的黑點了,但是似乎還是很遠,但至少給了我動力,大約還有三公里左右,拼最後一小時,拼了!!!我們決定加快速度,我的腳步也跟著提起,拖著厚重的裝備,我把最後的力氣全用盡了,身體發冷,手指沒有知覺,頭腦沒有思考,身體已經無法平衡,我沒有力氣去控制,走路已經搖搖晃晃,一直快跌倒,視線開始慢慢發白,我發現我血糖已經降到最低了,好餓,這種饑餓感我已經無法再忍受,我決定馬上卸下背包轉身吃豆糧來提高血糖和補充熱量,一顆豆子等於4大卡,我大口吃了兩口繼續出發,但是視線還是很模糊,一直和寒風對抗,為了活下來,我用最後的意志力走向休息站。

左晃右晃的軀體,體力已經崩潰,剩下的是僅存的意志力,一些讓我執著下去的意志力,我不斷的一直在激發自己,視線模糊,好冷…好冷…正當我在有點昏迷時,我聽到了前方的聲音:「彥博!!!加油啊!!!我們快到了!!!」是Albert大哥和義傑老師,他們高舉著手,給了我力量,這是團隊的力量,我們互相著扶持、打氣著,「加油!!!」,我也這樣和自己說著,看著休息站越來越近,我的心情也就愈來越放鬆,終於,我們到了,但是必須馬上搭起帳棚,因為我們體溫已經很低且還在流失中,需要馬上回溫。

這對我來說已經不是一個競賽,活下去,活下去是我現在的僅有想法,如果每一天天氣都是如此惡劣,我撐得下去嗎…我開始問自己…帳篷搭好我們馬上進到裡面生火,我全身都在發抖,脫下手套拿火柴點火時,因為手的冰冷沒有知覺,無法控制的抖動讓我一直無法順利燃火,我很急,因為體溫降低已經讓我無法正常動作,駭然間,「唰!!!」一聲,溫暖又正義的火焰終於出現了,馬上兩爐火力全開,我馬上把衣服換掉,把外套拉鍊拉開時聽到啪啪的聲音,原來衣服裡面全部都是冰塊,雙手抱膝蓋一直不停的顫抖,一直顫抖著,這是身體的本能,顫抖表示在產生熱能。

好冷,一直好冷,吞口水都感覺到是冰的,突然開始感到很想睡覺,我的體溫終於開始慢慢的回溫了,剩下些微顫抖,Albert大哥和義傑老師一直叫我不可以睡覺,你要醒著,眼皮就像是有鏈球往下拉一樣,好重,好想睡,身體機能下降,就像是電源被拔起來直接關了機,頭好暈,我們連正餐都沒力氣煮了,只煮了泡麵,喝到熱湯時真的是像重生般,那種笑容我看幾乎可以像是中了樂透頭獎一樣,我活過來了,泡麵好重要,我們今天30km走了12個小時,如果我在台灣用跑的話大約1小時49分就可以完成了,可見難度極高,吃完泡麵後我們都沒力氣了,凌晨兩點,我們三人一進到睡袋裡,3秒內全都睡著了,今天,是一場硬仗…

2008 April 20
Walk to Start Line Day 5
六點起床,為了讓我們在比賽前一天讓身體些許休息,大會把今天公里數減一半,16km,今天身體感到疲憊,原本拖的裝備現在感到吃力,速度一直落後,沿路我們還有看到北極熊的腳印,大家驚奇的拍下照片,終於今天我們走到了起跑點,還沒開始比賽就已經快把體力耗完了,難度極高,帳篷搭好,我出去把接下來8天到CP2的燃料加滿,可能是在呆外面太久,結果輕微感冒了,頭暈又發冷,我還遇到Mark,他聲音哽咽的說他的手指凍傷醫生警告他不要繼續比,必須要棄賽,明天會有飛機會接他走,我好為Mark難過,但是,比賽就是這樣的現實,為了恢復體力,我們今天補給整理好所有裝備和食物早早就入睡了,加油!!!

arctic12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