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何也

他是彥博,他是林義傑的師弟,他是馬拉松國手,他以奧運為目標,他剛從北極回來,他每天至少自己練跑30公里不分陰晴,他的休息時間很少很少,夢想卻很大很大,他的世界很寬很寬,他夢想將台灣的國旗插滿全世界,他想要以跑步鼓勵所有台灣人,他說:『只要相信,接受痛苦,享受痛苦,有一天,夢想會成真...』

老實說,這種看似冠冕堂皇的勉勵句子,我們在很多激勵書和教你找回自信書上都看的到,而且,這句話如果是其他人跟我說的,我絕對會叱之以鼻,實在太沒理由相信和支撐這句話嘛,不過,因為這是彥博跟我說的,所以我100000000%相信並且收藏在心底。

其實一直很想寫這篇想很久了,心中有非常想說的話,但常因為工作煩心,而思緒阻塞駑鈍,找不到好的詞彙來說完全說明彥博帶給我的啟發與內心的激動,然後拖著又念著,我很久沒有這麼內在感到激動的時刻了,上一次約莫是在考上大學的時候吧,那時候我嚎啕大哭,這次,我沒哭,或許也是身體累很久了,彥博帶給我的感動是很溫暖的,溫度剛好夠暖和我的心,我很開心可以再這個時期遇到這麼一個可以帶給別人正面力量和陽光溫暖的人,此時的我正好非常需要,我也十足接收到了,謝謝你,彥博。


本來是答應彥博要寫篇搞笑的blog報導,把那天採訪他的爆笑事和花絮紀錄一下,但不知怎麼寫就變成這樣惹,我承認我受到他的精神感召很深很大,所以我也想好好分享這種感覺給大家,雖然我現在實在寫不出什麼優美的字彙,只能隨想隨寫。

先從騎單車開始說起吧,因為忙碌的工作,我跑步的運動已經停擺很久了,已經變成完全的上班族身體了,而上次第一次的長距離騎單車,還要橫渡民權大橋以及騎進山裡,這些爬坡讓我騎得氣喘吁吁、體力透支、失去理智,從剛上路的興奮感變成失去理智,非常想放棄回家休息,上橋到一半我已經快不行了,約翰說:『在橋中間休息很危險,騎下去再休息吧』,我只好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騎下去,用盡大腿和小腿的力量,那時的我腦中其實一直覺得我一定無法完成的。

『太累了,我的身體不可能的...』,我一直這樣想但還是有拼命踏踏板,騎下橋去後,我馬上下車,幾乎想馬上把車甩開,好好停下來喘氣的地步,我就在橋下喘喘喘喘喘喘喘喘喘了快10分鐘,之後,約翰說:『上路吧!』我起身起的很猶豫和艱辛,因為後面還有一大段,還有上坡路段呀,約翰只好在我旁邊,不斷的跟我說:『加油,你辦得到的!』,然後我們就已非常緩慢的速度前進著,還是前進著,我並沒有放棄而坐計程車,然後這一路,從民生社區騎到快到汐止,我們花了快2小時才到達,教練已經等我們很久了,那天,我又重新體驗到,極度使用自己身體的極限和痛苦,其中自己內心的自我掙扎與自我對話,真的是讓自己能真正完全屏除其他混亂思緒,自己與自己對話的最佳時刻,那天,雖然很累,但是,我的身體和心裡,釐清了最近的一些事...

從沒有想過,原來人在惡劣的環境和極度身體的勞動中,會在腦中不斷出現『放棄吧!』這個明確的念頭,原本抱持的希望和信念,真的會在一瞬間完全忘記,所以能違背身體的舒適性與對抗自己心中的叫你放棄的惡魔,這種人少之又少,所以他能成功,所以他能成就任何想成就的事情,像是馬拉松選手、像是村上春樹、像是林義傑、像是彥博。

我問彥博:『你從沒想會失敗嗎?』,彥博用爽朗的笑容回答我:『沒有,我知道我會成功征服北極!』征服北極是即將在12/12上映由楊力州執導的紀錄片,紀錄三位台灣人在零下40度距離600公里長征北極的故事,彥博就是其中一位,除了惡劣的環境,還有北極熊的攻擊與最難挑戰的自我內心對話掙扎,都清楚的紀錄在電影裡,看片子的時候,我不斷的回想那天我騎單車一路上的情緒變化,與片中的三位主角居然一模一樣,從初期的興奮與摸索,直到身體臨界點發出警訊讓放棄的念頭不斷出現,這時,繼續 vs 放棄,就在一念之間,我們都無法以最後結果是否能成功來做是否繼續下去的評斷,這不是公式,這是未知的挑戰,你沒有任何籌碼,像是走在鋼索上,端看你怎麼選擇?

人生好難呀,越是長大,越是這樣覺得,在這種難過的時刻,我選擇去跑步,雖然自己有跑步習慣,我會開始跑步,原因很簡單,絕不是因為健康的想法,只是想藉著運動的流汗萊納自己紛亂的思緒能有暫時空白的時刻,因為跑步自己一個人就能跑,能完成的事情,我問彥博:『跑步是很孤獨的事情嗎?』,他反問我:『怎麼會?跑步很快樂呀!我想用跑步來感染每個台灣人!』說完他笑了,我也笑了,我看到他眼中的未來世界,是那麼的美好,是那麼的溫暖,我好感動。

彥博的腳傷很多很多,各種看的到的傷與看不到的一大堆,應該也屬不清了,我看照片,看的滿是心疼與不捨,他除了要犧牲年輕人應該有的玩樂時間練跑外,還要忍受身體的傷痛,但是,彥博說他很享受痛苦,因為有痛苦他就知道他能進步而完成夢想,然後他一直在笑,我跟他說:『千萬不要改變ㄛ,我非常喜歡現在的你喲!』彥博回我:『我會一直當跑者彥博與逗大家開心的彥博。』然後換我一直笑了。

我跟彥博說,村上春樹的新書《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我看到2/3了,他問我感覺如何,我說:『每次都是半夜看,然後痛哭流涕!』彥博又笑了,第一次與彥博通電話,在溝通採訪內容的當下,我又急於跟他分享我看完紀錄片後的心情,所以我跟他說了:『在極度虐待自己肉體的情況下...』這一句,然後彥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狂笑,他一直說,從沒遇過這麼好笑的記者,不斷地重複這句話,其實我很開心,能讓一個世界這麼寬闊的跑者這麼說,以及我們可以談笑與分享,頓時,我們不是身處在攝影棚,而是在北極裡的帳棚,在零下40度的天氣煮著熱狗泡麵,吃下一口熱呼呼泡麵的溫暖,這一切都好美好ㄛ~

我很久沒有這麼開心與感動了,這種心情給彥博,也給大家,他用生命相信夢想與世界,我也跟著相信了。

●預告:
1.我和彥博即將聯手搞笑,我們打算以對談的方式,來聊一些有趣的話題,像是『征服北極時,除了《媽媽請你也保重》之外,你的iPod應該有什麼音樂?』之類的好笑的東西,敬請收看ㄛ~

2.村上春樹《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我會寫ㄛ,雖然不知是何時...

●《征服北極》預告片
彥博說,北極熊攻擊他們時,雖然很怕想說死定了,但還是有記得拿攝影機出來拍,所以,請大家一定要進戲院支持呀~


走到世界的盡頭,才發現,原來什麼都沒有...我們一生到底在蹉跎些什麼?寫到這句,忽然自己也有點生氣自己了~

(經作者同意,全文轉載自:何也的小把戲

arctic12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